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通行证: 密码: 登录 密码找回?|  注册通行证 客服帮助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> 文化 > 本土文学 >正文

变 化

信息来源:巴彦淖尔新闻网    点击数:4728    时间:2016-01-18   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以前乡下走村串户讨吃要饭的没了踪影,似乎一夜之间消失了。

  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几乎天天都有上门要饭的,有时候一天要打发两三个,这个前脚刚走,那个后脚就来了。一说到讨吃子,印象中都是穿得破破烂烂的,蓬头垢面,邋邋遢遢。我见过的讨吃子并不都是这样。他们穿戴基本整齐,也不是蓬头垢面,有的还红光满面,跟普通村民没多大差别,最大的区别是他们拿一根木棍,肩搭一条布口袋,走村串户,挨门挨户讨要。讨吃子也分类型,有专门依靠乞讨为生的专业讨吃子,有遇灾荒或家庭变故临时躲灾避难的讨饭人。他们讨要的方式也不一样,有的进了门,看主人的相貌、年纪,称呼一声“大爷大娘(或大叔大婶、大哥大嫂),给点吃的吧。”有点才艺的进了门,念念喜歌,把主人夸赞一番,然后讨要东西;还有的打打快板,说说四六句子,或者吹吹笛子、口琴什么的,也有唱歌的,让主人高兴了再讨要。相对来说,有点才艺的讨要起来比较容易。但也不是绝对的,有时候说不对唱不对反而坏事,讨不上吃的,还要被主人赶出来。

  有一次,一个讨吃子打着竹板,挨家挨户讨要。那时正流行尹相杰和于文华的《纤夫的爱》,他每走到一家,就站在门口,边打竹板边唱《纤夫的爱》,遇上爱听的,就拖延时间不给他白面,让他唱,多会儿不想听了,再给他白面;碰到不爱听的,就赶紧抓一把白面打发他走。当他又来到一户人家时,女主人是个刚结婚的小媳妇,正站在门口,他就唱:妹妹你坐船头,哥哥我岸上走,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……正好男主人从外边回来了,看到这情景,醋意大发,朝讨吃子吼道:“你在哪唱哩?你唱的甚?赶快滚!”讨吃子见势不妙,赶紧换了一首《好人一生平安》,小媳妇已羞得满脸通红,连白面也没给他,硬把他推出了门外。

  在人们眼里,讨吃子都是没有文化想不劳而获的懒汉,他们没有做人的尊严,受到人们的鄙视。可我却遇到过一个会写诗的要饭人,而且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。他写给我的诗至今还藏在我的抽屉里。八九十年代是出诗人的年代,当时调侃说遍地都是诗人,树上掉下几片树叶就会砸到一个诗人的脑袋。

  我的舅舅是个光棍汉,和我住一个村子里。一天晚上,我去舅舅家,见一个年轻人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。见我进来,他抬了一下头又继续写。我问舅舅这个人是谁,舅舅说是借宿的,家里遭了灾,来这地方要饭。我看见炕沿的一角放着一个口袋,里边装着小麦。舅舅对年轻人说:“这是我外甥,当老师的,也喜欢写。”年轻人听后像是遇到了知音,赶紧放下手中的笔跟我握手,很有礼貌地说:“失敬失敬!”舅舅说:“小梁会写诗。”这让我有点吃惊,也大惑不解,会写诗怎么去讨吃呢?交谈中,得知他家乡很穷,靠天吃饭。他高中毕业,是个有理想的青年,爱好文学,喜欢写诗,可家庭条件不允许他坐在家里写诗,他就跑出来了,白天要饭,晚上写诗。这是一个有爱好、有梦想的青年,可他的做法我不赞同。我说:“写诗也得先吃饱肚子,你可以先把地种好,或者找一份工作,先养家糊口,为啥要饭呢?”他说他家乡土地少,又贫瘠,找工作也不容易,不如干这个来得容易。人各有志,我无言以对。他把刚写的诗拿给我看。第一首是《江岸》:寂寞的江水孕育着寂寞/交缀着苍天的空旷/狡黠的星星隐在云后/发出几丝清冷的光/迷离的夜在不息地奔流/洁净的月光不知去向/我却窥见痛苦中的欢乐/从这儿,正在远航。第二首是《地平线》:不论走了多远多远/前面,仍将是/云彩镶边的地平线/地平线是遥远的/却挡住我的视线/不过,那只是/天与地虚假的衔接/我一步步登高/它在一步步退却。我不懂诗,无以评价,但从词语的运用和押韵及漂亮的钢笔字上,我对他刮目相看。那天晚上我们谈到很晚。

  因为志趣相同,我希望他在舅舅家多住几天,没想到他第二天就走了,虽然留下了地址,遗憾的是再也没联系过,不知他的生活状况改变了没有,诗人梦实现了没有。

  会念喜歌会唱歌的讨吃子也好,会写诗的要饭人也罢,反正是不见了,这是一种改变。生活总是在不断地改变。

    作者:杨子越(临河)   来源: 黄河晚报 


相关阅读

已有(0)条评论, 查看所有 发表评论

还没有账号, 立即注册!
网站介绍 - 联系方式 - 招聘管理 - 服务指南 - 免责声明 - 会员服务 - 广告服务 - About world0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