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通行证: 密码: 登录 密码找回?|  注册通行证 客服帮助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> 文化 > 本土文学 >正文

寻访同义隆(二)

信息来源:巴彦淖尔新闻网    点击数:2354    时间:2016-01-13   

  为进一步印证采访到的史实,我又在天黑之前找到第三位采访对象,他叫郭白小,时年八十岁。郭老重复了史宽全关于张砺生部队驻西沙窝的话,又讲出一段更为实在的故事来。他说:“这个村的农民多半是走西口上来的穷人,山西河曲人多。那时候村里最有钱的人是李官印,穷人就给李家揽长工。我家租了他家几亩地种西瓜,西瓜熟了时,有几个兵趁黑夜偷了我家的瓜,被我母亲看见了,母亲就带着我到西沙窝找张总司令告状。刚去的时候张司令出门不在,司令部站岗的不让我们进去。等了一会儿,张司令回来了,见我母亲跪在车前面,赶紧从车上下来。他很和蔼,问明事情的原委,说士兵糟害百姓违反军纪,一定要严惩。然后,他责成后勤人员照价赔偿,给了我母亲一些旧币。”

  我说:“看来张砺生虽是国民党军官,对待老百姓还是很不错的。”郭老略显激动地说:“是了。那个作派和共产党人差不多,不糟害老百姓,为民做主。听说他平时接触老百姓也挺和蔼,是个好官。当时谁也不知道,新中国成立后才听说张砺生是共产党的人。”

  采访完郭白小老人,天色已黑。摸黑返回镇上,找旅店住了下来。吃晚饭的时候,又意外得到一个线索,说张砺生手下的一个军官曾在宏丰以西十来里远近的利民村成过家,此人姓秦名步祥,女儿女婿现都住在同义隆村。于是,制定第二天采访计划,一是赶到西沙窝探个究竟,二是再进同义隆村采访秦姓军官的家事。

  次日天亮,大雾弥漫。在迷雾中穿行,经过同义隆村到达西沙窝。两个村子的中间地带,约三四里长的一段全是沙丘,验证了西沙窝的得名。进村询问村史最权威的见证人蔺金良,一位村民指着不远处的一座蓝砖房说:“那就是蔺老汉家。”当我径直走向那座就在眼前的蓝砖房时,却发现没有路可以通行。七绕八绕转了两三圈儿,也不得靠近那座房子。最后,还是在那位村民的导引下,穿过两户人家的院子,进了蔺金良家的院门。

  老蔺七十八岁,出生在本村。他说:“我没见过张砺生,那时候不大大,甚也不省的,就是见了也不注意。张砺生的营盘可是多见了,就在村子西南头。房子套房子,一大片,张砺生总司令住正庭,其他军官住在旁边。有土房,也有草庵。外围是土夯的城墙,有大门,大门上有岗楼,站岗的都荷枪实弹。原来这里沙窝多,最高的沙圪梁上也建有岗楼,上头也有站岗的,白明黑夜站岗。”

  我问:“部队的营盘是不是部队自己建的?”蔺金良说:“原来就有个圐圙,是五原的蔺羊倌儿建的。里头有碾磨房、油坊,还有炒米房,要甚有甚,但我没进去过。部队不让闲人进去。部队的营房建在周围,远远看去一排连一排,每排三五间。还开辟了一个操场,部队每天早上出操,人们能听见嘹亮的军号声。”

  我又问:“村子里除部队外,当时住了多少人?”蔺金良说:“也就七八户。不算我们家,还有王三毛蛋、杨禄、李金厚几家种地的,还有黄浦贤、刘仁、赵保财几家做买卖的,以及徐家徐四,既种地又做买卖。后来部队走了,村里人就多起来。也有部队留下的,一个是杨德政,一杆人,死了不多年。一个是李世钱,早死了。他们两个对部队的情况很清楚,可惜死了。


相关阅读

已有(0)条评论, 查看所有 发表评论

还没有账号, 立即注册!
网站介绍 - 联系方式 - 招聘管理 - 服务指南 - 免责声明 - 会员服务 - 广告服务 - About world0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