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1月21日 星期日 通行证: 密码: 登录 密码找回?|  注册通行证 客服帮助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> 文化 > 本土文学 >正文

妈妈陪我炼猪肉

信息来源:巴彦淖尔新闻网    点击数:733    时间:2016-01-13   

  一年一度的杀猪季到了,街上的人大都在农村有亲戚、朋友,只要有人请,都是呼朋引伴,买上几个凉菜,搬上烧酒,洒洒脱脱嗨一回!

  我也不例外,哥哥家定在周六杀猪,就是让我们大人孩子都回去。五十斤的猪槽头,两大锅酸菜,吃的、带的,亲友们走完了,烩菜也就剩锅底了。接下来就是炼肉了。

  父亲在世的时候都是父亲剔肉。父亲把肉一条一条剔开,这条是送谁的,那条是送谁的,这条是用来炼油的,那条是留着临时吃的,分得清清楚楚。父亲走了有十年了,剔肉这个重任就落在哥哥的肩上,哥哥刀起刀落间,身上满是父亲的神韵,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,是坦然、快乐,是幸福。

  今年从哥哥家买了猪肉,家里人要腌着吃。

  吃过去的味道。

  回的时候接上妈妈,要妈妈指点着炼肉。

  临走时,哥哥把香油切碎,再三强调这是香油,不是肠油,要先放在锅里炼。

  回来后就开始炼肉。把哥哥切得匀匀的、方方正正的肉块放进油锅里,那样炼出来的肉不干。在妈妈的指点下,肉块入锅,油锅里嗞嗞响,飘出肉香。妈妈一边烧火,一边给我指点,炼肉,火不能太急,太急容易把猪皮炼干,把肉炼糊。但也不能太慢,那样不容易炼干水分。这也正是妈妈的性子,不急不火,温温婉婉。

  那时候家里穷,姊妹们就等着杀猪那天,炼肉时能吃到瘦肉,妈妈炼得紧,姊妹们吃得紧,父亲总是唠叨母亲:“你把娃娃们惯坏了,女子是女子,小子是小子,没样子。”妈妈总是说:“吃吧,娃娃们可怜,吃不上。”

  想想也是,那时候喂猪真辛苦,东扯一把苦菜,西扯一把灰菜,饲料是麸子,还得省着喂。我家和奶奶家住一个院子,中间是奶奶家的凉房。奶奶家凉房的门常常锁着,偶尔不锁,泥瓮里的麸子上也要均匀地按上手印,防贼。

  搅动着锅里的肉,如翻开尘封往事!

  看着一块块泛着油光的肉块,妈妈脸上溢着笑。

  等到来年,腌猪肉炒土豆丝、腌猪肉炒鸡蛋、腌猪肉酸菜包子,美!

  作者:杨静(临河)   来源: 黄河晚报 


相关阅读

已有(0)条评论, 查看所有 发表评论

还没有账号, 立即注册!
网站介绍 - 联系方式 - 招聘管理 - 服务指南 - 免责声明 - 会员服务 - 广告服务 - About world0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