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5月20日 星期日 通行证: 密码: 登录 密码找回?|  注册通行证 客服帮助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> 文化 > 本土文学 >正文

那时的事宴

信息来源:巴彦淖尔新闻网    点击数:936    时间:2016-01-06   

  现在的人办事宴喜欢到饭店,省事又省心,但总感觉喜庆的气氛寡淡了。以前办事宴,虽然事事都得自己置办,又忙又辛苦,但喜庆的气氛却在忙忙碌碌中浓了起来。

  农村办红事宴,基本都在冬天。我们家给我姐办事宴的时候,离办事宴还有一个月,父母就跟兄弟姐妹们盘算开了:请的人谁能来谁来不了、村里的人能来多少、得准备多少桌、请谁代东比较好……我们这些小娃娃听得非常兴奋。离办事宴还有二十来天,父母就让我们去村里的亲戚朋友家拿猪蹄子、猪头、鸡等。这些东西有的是亲戚朋友以前办事宴问我家借的,有的是我家向人家借,等人家办事宴时我们再还。我们带着大黄狗满村子跑,真是高兴。拿回东西后,我们就蹲在火炉子前,看父亲烫猪蹄子、猪头,燎鸡毛,给父亲往火炉子里插火钩拿火钩,给火炉子里添煤,随手用袖子抹去被燎毛味熏出的眼泪。烫好的猪头猪蹄子,泡进一口大锅。

  母亲跟婶婶忙着给姐姐缝制陪嫁的被褥。她们把被褥铺展在炕上,赤脚蹲在被褥上缝,不停嘴聊着天。我们在旁边看见谁的线快用完了,就抢着给谁递线。她们身上头上粘满了棉花丝,惹得我们不时哈哈地笑。

  离典礼还有十来天,远路的亲戚就陆续来了。父亲把南凉房炕上的东西搬开,用泥和土坯把锅灶修葺好,稳上一口借来的大锅,烧上火。 我们和父亲蹲在地上,烟就在头顶翻滚,谁站起来谁就被呛得咳嗽着跑出去了。

  父亲把西院五爷爷家跟后院二爷爷家的院墙打开豁口,这样就方便往来了。我们三家办事宴,房屋共用。南凉房的锅灶能用了,村里那几个厨师不请自来。喝上一顿酒,他们醉醺醺地拍着胸脯让我父亲放心,说一定做好。第二天一早,他们就开始忙碌了。我们给他们打下手,烧火提水递肉。得点儿空闲,他们就蹲在灶口,喝着茶,天南海北聊。他们做好的酥鸡、牛肉丸子、清蒸羊、炖鱼等,都摆在南凉房的炕上。南凉房的门窗早就捂得严严实实,防止野猫偷食。美食当前,我们馋得口水直流。有时候,厨师看我们干活卖力,会笑眯眯地让我们尝一口。

  夜坐前一天,我们带着大黄狗满村子借酒盅、条盘、盆、碗、盘,除了登记好从谁家借的借了多少之外,还得记住每家东西的特点,这样归还的时候就省事了。这些东西里,唯一不用操心的就是酒盅子:酒盅子平时就满村子借,借得谁也不敢肯定这个酒盅子就是自家的。至于别的东西,最好在底子贴块儿胶布,写上主家名字。这个时候,我们家的喜庆就扩散到了整个村子。

  夜坐那天白天,我们满村子借炕桌,摆下一院。阳婆发黄时,亲戚乡亲们陆续来了,满院子都是人,老远就能听见喧闹声。大姨夫是骑着驴来的,一进院,就喊着让我给驴抱草上料。

  傍晚,我跟父亲赶着我家的小毛驴,去十里外的村子拉蒸笼。冬天事宴多,蒸笼跑得快,你刚打听见它在这家,晚去一会儿就让别人借走了。我们去了刚办完喜事的那户人家,蒸笼里还满满的全是东西,帮人家腾了半天,才拉上蒸笼往回赶。没进村子,就瞭见我家院子灯火通明,父亲催赶小毛驴快点儿走。进了院子,果然热闹非凡:大人端杯畅饮,孩子追逐打闹,上菜的穿梭来去,敬酒的口若悬河……要是人群忽地骚动起来,不用问,不是哪个老女婿就是哪个老媳妇,正被人逮住往脸上抹锅底黑。他们走到哪里,哪里就爆发一阵哄笑声。

  夜坐到11点,席才散了。爱喝酒的,找个地方继续喝;爱红火的,凑上几个人打牌去了。我们这些孩子,就带着客人去村里找住宿的地方。满村子都因为我们家的喜事兴奋着。

  办事宴那天,场面更是热闹,很多细节记不清了,我只记得人人都高兴得合不拢嘴。办完事宴,我们忙着还锅碗瓢勺,喜庆的气氛依然弥漫着整个村子。

    作者:赵文元(临河)   来源: 黄河晚报 


相关阅读

已有(0)条评论, 查看所有 发表评论

还没有账号, 立即注册!
网站介绍 - 联系方式 - 招聘管理 - 服务指南 - 免责声明 - 会员服务 - 广告服务 - About world0478